中國:與熊貓共探險

類別:紀錄片年份:2007

主演:夏雨 導演:Robert M. Young 

狀態:HD中字

更新:2020-09-30 18:20:00

人氣:1085

雷電雲

劇情介紹

露絲.哈克內斯,美國傳奇服裝設計師、探險家,上世紀三十年代紐約社交界優雅迷人的寵兒。1934年她與探險家比爾.哈克內斯結婚,婚後兩個星期,比爾即前往中國,希望成爲第一個捕獲大熊貓的西方人。但他的探險旅行遭遇失敗,並在中國淒涼地死去,從來沒有野外探險經驗的露絲決定重拾丈夫舊夢。當她最終懷抱一隻名叫蘇琳的熊貓寶寶,神奇地回到美國時,立即成爲轟動國際社會的重大新聞。本書即講述了她傳奇而浪漫的探險經歷。 在丈夫的灰燼裏,滋生出她自己的自由 1936年2月19日,一個蕭瑟冬天的晚上,在遠離霓虹燈和喧囂爵士樂的上海郊區,34歲的威廉.哈維斯特.小哈克內斯躺在一傢俬人醫院的病牀上。慘白的腹部密密麻麻地縫着絲線,由於鮮血的浸染,絲線已經變得十分僵硬。他就要死了,就要在痛苦的煎熬中孤獨地死去。原先與他一起探險的夥伴,是四個富有冒險精神的男子,他們都懷有捕獵大熊貓的美好夢想,早已離他而去。爲了追尋那一時代最爲神祕的動物,他獻出了自己年輕的生命。遺憾的是,他從未穿着繫帶靴子,踏進四川與西藏之間那些白雪覆蓋的羣山,實現自己的夢想。 在另一個世界裏,曼哈頓一如既往的嘈雜喧囂。就在丈夫最後嚥氣的那一天,臨近傍晚的時候,露絲.哈克內斯從一家美容院走了出來,趕路回家。她在那裏享受了一次奢華的美容理髮。過一會兒,將有朋友要到家裏做客,雞尾酒會馬上就要開場。 可是,當她一踏進西區舒適的公寓,還來不及掛上外套,客人瑪格麗特.弗裏蘭,就帶給她一個令人震驚的壞消息:比爾死了!消息通過電話傳來,電報隨後就到。 她的第一反應是目瞪口呆,這肯定是一些新聞記者的胡亂猜測,因爲記者對比爾及其探險夥伴向來興趣濃厚,爲了獲取轟動一時的新聞,他們總是喜歡憑空捏造。 在這些悲痛的日子裏,她痛苦到了麻木的地步。但是,她漸漸地意識到自己該做的事情,她下定了決心,不讓比爾的夢想中途夭折,她將繼承丈夫的事業,把它推向勝利的彼岸。畢竟,她的血液裏積蓄着探險的衝動,就像丈夫一樣。她迫切地希望自己能夠到那些未知地帶旅行,與比爾做同樣的事情。她讓人埋葬了比爾。在丈夫的灰燼裏,開始滋生出她自己的自由。 1936年,隻身赴中國成都探險 到了1934年的夏天,熊貓已經成爲世界範圍內最受關注的動物。在原始生活的環境裏,各種動物被視爲藥物與神話的源泉,並且是詩人與藝術家的創作對象,而關於熊貓的情形,卻很少有記載。這種神祕活物生活在神祕的區域裏;在二十年代及三十年代裏,這些神祕區域引起了美國人的極大興趣。中國是一個奇異的國度,而西藏高原則激起了人們更大的興趣及更多的想象,那裏真相與虛幻似乎永遠交織在一起,令人真假莫辨。 熊貓的行蹤是如此令人捉摸不定,以至於對一個西方人來說,如果有幸在野生環境裏見過一頭“活生生”的熊貓,將成爲一種無上的榮耀。 1936年4月17日,星期五,露絲.哈克內斯登上了美國航船“美國商人號”。每一個途經港口似乎都在強化着與東方的神祕聯繫,尤其是到了香港,那裏更是充滿着神靈的昭示。在地球的另一端,她感覺“到家了,這種感覺是無以名狀的”。 這個國家讓她獲得賓至如歸的感覺,是因爲她在這裏獲得了新生。當她試圖表達自己所有感觸的時候,她只能嘲笑自己。她在給珀基的信裏寫道,“你也許會說,這個女孩要麼是變傻了,要麼就是瘋狂地愛上了東方”。 在這片國土上,人們都在祈求好運,她開始有點明白,幸運之神其實一直伴隨着她。昆廷.揚的加入,就是一個再明顯不過的例子。 就當露絲在上海安然入睡的時候,在遙遠的四川省境內的邛淶山,一隻懷孕的大熊貓正在不停地食用竹子。這隻被中國人稱作白熊的黑白相間的熊貓,直直地坐着,伸出它的巨大爪子,輕鬆地摘取竹子上的枝葉;它爪子有可以彎曲的關節,看上去就像有一隻拇指分開、另外四隻指頭合在一起的手。它把竹子的大頭放進嘴部深處,然後從嘴部側面拽出一些較小的枝葉,剝下綠綠的葉子,扔掉光禿禿的竹子杆兒。 熊貓的繁殖有幾千年的歷史,歷來都發生在隱祕和不爲人知的地方;不過,這隻特定的熊貓寶寶,並沒有讓自己隱藏得很久。 連日跋涉,唯一收穫是一堆熊貓糞便 這是1936年9月27日,露絲.哈克內斯正式啓動亞洲大探險計劃的日子。到了成都,最重要的決定是確定究竟向哪個方向進發。露絲決定先和居住在成都的德國人卡瓦利爾商討一下各種可行方案。他贊成接受傑克.揚的建議,即沿着通往康定(當時叫作打箭爐)的古代商道,向着西南方向進發。然後,再用一個星期的時間,繼續向着西南方向行進。就在這塊地方,羅斯福兄弟發現了熊貓,在他們之前,佩裏.戴維獲取了一張熊貓皮毛,這使他們名揚天外。 不過,此時是1936年。對露絲來說,這個方案並不可行。去往那個方向,只有一條“政府專用通道”,僅限於政府車輛通行。露絲有很多隨身攜帶的行李,至少有30件,用公共汽車運送是不可能的。 根據這種情況,他們決定,向西北方向進發,奔赴邛崍山脈。最近成功射殺大熊貓的案例都發生在這塊區域,具體地說,就在瓦蘇地區,也就是瓦蘇縣。 按照原先的計劃,他們每天需要行走30英里。爬到海拔很高的山間,高度逼近八千至一萬英尺,那裏就是盛產熊貓的地方;世界變得如天堂般的美麗。那裏有深深的峽谷,洶涌的河流,還有神龕與廟宇;中國姑娘們挑着重達百磅的茶葉,農民們揹着中藥藥材,在身後留下一縷縷清香。 這天結束的時候,他們唯一的收穫是露絲所發現的一堆熊貓糞便。不過,這些乾燥得幾乎沒有臭味兒的樣本,因爲時間隔得太長,已經沒有任何判斷價值了。 探險隊還遇到了一位羌族採藥人;他見到露絲後很吃驚,因爲他之前從未見過外國人。探險隊的所有成員都在向他提問題。在採藥人之間流傳的有關大熊貓的知識,都是根據大熊貓遺留下來的證據推斷出來的,比如,竹子的殘片,大熊貓躺倒後壓倒的植物,以及散落在各處的糞便。與這一區域裏的其他人一樣,這些採藥人聲稱,熊貓喜歡吃鐵鍋與鐵質平底鍋。依據是,大熊貓在營地旁找到殘留着食物的鐵質炊具後,這種飢餓而咀嚼力強勁的動物最終總會把厚實的鐵鍋咬破。 三磅重的熊貓寶寶依偎在她懷裏,充滿童話色彩 11月4日早晨八點,露絲.哈克內斯的探險隊抵達某地。這是一片被露絲稱之爲“孤獨的、被世界遺忘的、荒蕪的山脈”。露絲不禁想到,怎麼有人會放棄這樣的美景而選擇文明的生活方式呢? 一路上,他們看到了很多“熊貓的痕跡。遺落在地面上的糞便,留在樹幹上的爪子印記,還有被咬破並被撕開的竹子根莖”。露絲.哈克內斯最終進入了大熊貓的王國。 在這裏,當地獵手把熊貓稱作白熊,他們偶爾會射殺它們,獲取稀疏而粗糙的皮毛。當地的居民也許一輩子都沒有見過熊貓這樣的動物,大熊貓一聽到人類腳步的逼近,便以敏捷身手逃入濃密的竹林之中。 就在那天晚上,在第二號營地的附近,一隻雌性熊貓和一隻兩個月大的熊貓寶寶棲息在一顆古樹的樹洞裏。小寶寶和這裏的其他熊貓寶寶一樣,也是在9月份出生,兩眼什麼都看不到,身上幾乎沒有毛髮,顯得格外無助。熊貓母親每天給寶寶的餵食次數多達十二次,用它高脂肪的乳汁餵養寶寶。在幾個星期的時間裏,只要熊貓母親坐着,它就把寶寶抱在自己的懷裏;在需要改變姿勢的時候,熊貓母親會輕輕地把寶寶含在自己的嘴裏。寶寶漸漸地長大,長出毛髮,開始顯露熊貓家族固有的特徵:黑白相間的毛髮。因爲尋食的需求,熊貓母親即將獨自出門,尋找可供長時間食用的竹子,而將寶寶留在樹洞裏。 那天晚上,露絲怎麼也不會想到,她竟然距離自己期盼的目標如此之近! 11月9日,星期一。傳來一聲響聲,然後是一聲滑膛槍的槍響。當露絲看到揚的時候,大口地喘着氣問到,“出了什麼事情?” “白熊。”揚回答到。 露絲擔心發生最糟糕的情況。難道熊貓被殺死了嗎?突然,他們聽到從一棵古舊而腐爛的雲杉樹裏傳來一陣嬰兒般的哭聲。揚急忙向前跑去,伸出雙臂,探入巨大古樹的樹洞;一個三磅重、黑白相間的毛茸茸小傢伙趴在揚的手上。揚很快把這個貓咪大小的寶寶遞給了露絲。露絲感到自己的心臟一下子停止了跳動。她在後來寫道:“沒有任何童話比這幕情形更具夢幻色彩的了,沒有任何虛擬昏暗迷宮比這幕情形更令人不知所措的了。” 這個無助小傢伙輕輕抓撓着露絲的胸部,他們這才意識到,必須儘快跑回基地營地,那裏有罐裝牛奶和奶瓶:小傢伙需要餵奶了。 露絲後來回憶道,“在紐約,上海,成都,還有其間的各個地方,到處都有人在告訴我,這次探險活動只有百萬分之一的成功機會。那麼好吧,用賭徒的行話來說,這隻奶瓶就是我的最大王牌。” 他們給熊貓起名爲“蘇琳”。這個毛茸茸的小傢伙無時無刻不在牽動露絲的心緒。在談到熊貓寶寶的時候,她從來不用“它”或者“這隻熊貓”這樣的稱呼,而一直用“寶寶”這個稱呼。她還說,寶寶“在任何方面都與真正的嬰兒十分相似,這一點非常奇怪”,比如,它會“漫無目標地”舞動着爪子,“會懶洋洋地爬行,用後肢軟軟地踢東西,因爲後肢遠沒有前肢那樣強壯有力”,甚至熊貓的嗚鳴聲都與人類的哭聲相仿。從那個時候起,不論走到什麼地方,也不論她在做什麼,露絲要麼隨身帶着熊貓寶寶,聽任它的撫摩,要麼悄悄溜出來,跑到熊貓寶寶睡覺的地方,久久地凝視着它的臉龐。她會去檢查它是否安全,看一看它是否還在呼吸,如果它溫暖而多毛的胸脯還在有節奏地起伏着,她就會感到一陣甜蜜,一陣輕鬆。她相信,熊貓寶寶是“我最珍貴的東西”。 美聯社播發露絲捕獲熊貓的消息,全世界爲之興奮 露絲還不知道,就在她從成都飛往上海的途中,美聯社已經着手向全世界傳播一則消息: 成都,四川省,中國,十一月十七號(美聯社報道):一位出生於紐約的美國女探險家威廉.H.小哈克內斯夫人今天從川藏邊界攜一隻活熊貓抵達上海;熊貓是一種稀有的、外貌像熊的動物。 據信,這是在亞洲這一地區捕獲到的第一隻活熊貓。一位中國探險家陪伴着哈克內斯夫人,在川藏邊界作了這次艱險的旅行。 《時代雜誌》注意到,這條轟動一時的消息“讓全世界的動物學家感到極度興奮”。正如露絲後來意識到的那樣,她在美國的朋友實際上比她在上海的朋友更早聽到了這則消息。露絲和蘇琳成爲當時最大的新聞,其轟動程度超過了同樣喧囂一時的新聞:英國國王與一位美國離婚女性沃爾斯.辛普森之間產生戀情。 在世界的另一端,紐約人在《紐約時報》上讀到的文章標題是,“中國依然扣留熊貓:哈克內斯夫人試圖將熊貓帶回美國,其請求可能被拒絕”。 事情出現了轉機。露絲聽到這樣一則消息,即第二天她就可以登上“麥金利總統號船”。《紐約時報》報道說,“一些政府高層官員”頂住了許多中國機構的壓力,堅持向露絲與熊貓發放必要的許可證明。其中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,至今難以猜測。過了很久,露絲告訴一位美國記者,很多重要人物曾經出力,其中一位是蔣介石的年輕副官。 12月2日,星期三,露絲帶着蘇琳登上了等候着她的蒸汽輪船。所有的出境文件都已齊全,還有一張收據,上面寫着:“狗一隻,價值二十美元。” 舊金山新聞界舉行了最盛大的歡迎儀式。按照《檢查者雜誌》的說法,“自當年歡迎大作家蕭伯納光臨以來,這是最爲隆重的一次慶典”。在舊金山港灣地區,這個清新的早晨,露絲用一塊類似於頭巾的布將頭髮束起,頸下彆着一枚金色大胸針,坐在那裏,用奶瓶給蘇琳餵食;在她面前,是大批的文字記者、攝影師、攝影記者以及錄音的技術人員。 對一個正走背運的國家而言,露絲和她的熊貓寶寶是一份令人歡欣鼓舞的聖誕禮物。美國人急切希望聽到小人物努力走出困境的故事,他們願意聽到露絲的探險經歷。歡迎儀式後,她就像童話裏的人物,邁着大步走回家裏,懷裏還抱着來自遠方的神祕而神奇的小動物

留言評論

返回頂部

Gimy.TV 劇迷 | Telegram頻道